家长要帮助孩子做好应对身体变化的准备

2018-06-30 11:29

而现在,市面上一些打着“预测孩子身高”旗号的商业机构,让熊妹珍更是愤愤不平。“有些商家抓住了家长的心理,说免费预测孩子身高,但其实是推销各种营养品。这些营养品的质量参差不齐,对于孩子的身体发育大多没有好处”,熊妹珍说,深圳湾体育中心的南山区国民体质测定站有半公益性质的类似服务,可用他们多年研究的成果,帮助家长测评孩子的生长发育情况、预测身高,并为成年人开出个性化的运动处方。“我们有些项目不收费,或者收取很低的成本费,但因为缺少宣传,很多人对此并不知道”,熊妹珍说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体质测定站成为服务百姓的窗口,让更多人获益。

熊妹珍的身高推算方法真的那么“神”吗?她向记者出示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位身材颀长的小伙子。“看,这是我同事的儿子。他的父母都是身高很一般的普通人,但是我在他小时候就预测他能长到1.89米。当时谁也不相信,都说我算错了”,结果当然是印证了熊妹珍的预测,这位身高出众的小伙子后来成了一位网球好手。现在的家长都希望孩子能长得更加高大,于是各种营养品、补钙品一股脑地堆给孩子,但是熊妹珍认为这并不是关键。“我提倡给孩子适当饮用牛奶补钙,但现在的家庭都不缺营养,却很少有家长关注孩子的睡眠、情绪、运动。家长们希望孩子长高的时候,不妨问问自己:你的孩子压力大吗?睡眠时间充足吗?能坚持运动锻炼吗?是不是大部分课余时间都用在了补课或者玩电脑上?……”熊妹珍表示,研究显示深圳的青少年与十年前同年龄段相比,身高有了明显增高,但是身体素质却没有变化。“特别是中学生阶段,体质合格率不足85%。幼儿阶段、小学阶段的合格率都很高,但中学阶段为什么会有明显下降?课业的繁重剥夺了孩子们的锻炼时间”,熊妹珍痛心地说。

1997年,熊妹珍来到南山区国民体质测定站工作。“体质测定每年都能拿到很多珍贵的数据,如果只是出一份报告,显然就太浪费了。我该怎么利用这些数据,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呢?”熊妹珍是个“有心人”,她在2005年选定了一个研究课题《青少年儿童生长发育与体质变化追踪研究》,决定深挖下去。这个想法得到了蛇口学校、南山外国语学校的大力支持,于是她从当年这两所学校的一年级新生中选取了289名7岁儿童,开始了长达十年的“跋涉”。

让熊妹珍更痛心的是,一些家长对于孩子的生长发育情况缺乏足够的了解,好心办了坏事。“有一位妈妈很焦急地对我说,她的女儿发育提前。因为担心,她带孩子去医院打激素针,1000多元的激素针打了有一年”,当得知这位女士的女儿只是9岁开始发育时,熊妹珍无奈地叹息说:“这是正常的啊!”熊妹珍表示,因为营养等因素,深圳的青少年,特别是女孩发育要比全国平均时间要早一年,很多人9岁就开始发育。“完全不必大惊小怪。其实,因为心理发育滞后于生理发育,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会出现一些心理上的变化,这才是家长更应该关注的。家长要帮助孩子做好应对身体变化的准备,提前灌输生理卫生知识”,熊妹珍说。

在熊妹珍的研究成果里,有一项特别引人瞩目,那就是可以预测孩子今后的身高。“以往广泛运用的是英国科学家的公式,但因为人种问题,这并不符合中国的国情。我们根据这十年的追踪结果,得出了一个适合中国人体质的推算公式,经过检验还是很准确的”,熊妹珍说,这个公式还要等待合适的时间才会对外公布,“不过不久的将来,一定会通报给大家,让更多人受惠”。

以往国内有关方面的研究,往往是在每个年龄段选取一些“样本”,这样的做法快捷便利,却难免会有误差。“比如因为样本的不同,8岁的孩子可能身高比7岁的孩子矮。但是在同一个孩子身上,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了获取最有价值、最可信的数据,熊妹珍知道自己只有付出耐心,选择一条注定崎岖而艰辛的路。“其实这十年里,我最痛心的就是流失了很多研究对象。除了转学、留学造成的人员流失外,最可惜的就是一些孩子不太配合,可能某一年体质测定的时候没有尽力,结果拿回的数据比前一年还低了很多。这显然不符合规律,也会影响最终的结论,我们不得不将这样的数据剔除出去”,因为种种原因,坚持多年的测定数据最终白白流失,熊妹珍心里满是惋惜。“但是,这就是一项不可能回头、不可能补救的研究。很多专家拿到我的研究成果后都说,这的确不可复制”,熊妹珍说,也正是因为不可复制,所以才无比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