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客纷纷驻足观望

2018-10-09 09:23

经过10个多小时的夜间长途飞行,飞机安全而平稳的降落在德国法兰克福莱茵国际机场,法兰克福与北京时差7个小时,此时的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凌晨的空气清新而凉爽,第一批抵达法兰克福机场的飞机约有7-8架,都是重型机——b747或airbus380。我想也许是各大航空公司特意安排的,重笔墨染的派出最豪华的先锋机群,来抢占第一批旅客,博个好彩头。其中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就占了两架,一架b747客机,一架b747货机,前后落地,相互照应,成了格外耀眼的明星,旅客纷纷驻足观望,摄影留念。

法兰克福驻地距离机场大约40分钟的车程,座落在美丽的小镇woldrof,到处是成片的森林野花,经常有野兽出没,附近森林里有处湖泊,国人名曰:天鹅湖,湖水清澈见底,野鸭、天鹅、甲鱼等等悠闲自在地游嬉其中。如果是夏天,大家还可以在湖中野游,在湖边晒晒太阳,有一种“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做卞州”的醉感。步行10分钟,就是一个很小的商业中心,到这儿可以买些当地的土特产,因为当地人不会说英语,只能汉语加手势,因而教会了当地人许多简单的汉语,给他们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在不知不觉中做了一次和平友好使者。德国的啤酒非常有名,黑啤、麦啤、原啤、苦啤,瓶装的、散装的各式各样,每次买回一种带回驻地,再品尝着大厨师做的中西结合的小菜,谈天论地,说古唱今,享受着异国风情,其乐融融。当管理员黄师傅知道了我们是最后一次飞法兰克福时,特地多炒了两个小菜,恋恋不舍地对我们说:“几十年培养起来的精品航线不容易,吸引了许多当地的常旅客,不知道换了机型后他们是否适应,期待你们早日回飞!”

0荐闻榜

11月8日,当我们整装待发,准备返回北京时,碰到了陈国生副大队长机组,他是特意代表四大队飞到法兰克福,对驻地全体人员几十年来给予机组的热情照顾,表示感谢。当地时间15:00,随着飞机的腾空而起,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法兰克福机场,离开了这个异国他乡、被机组早已默认为是自己的第二故乡的美丽城市。当飞机在空中平飞后,进入驾驶舱为机组送水的是德籍的乘务员,她是专门招聘到国航,服务于北京至法兰克福的精品航班,给德国的旅客一种宾至如归的亲切感,也是国航为提高旅客服务意识的一种再现。当她知道了以后b747将停止执行法兰克福航班飞行时,对我们说:“我喜欢b747这个机型,它豪华而平稳,但我更喜欢b747机组人员,因为他们业务知识丰富,做事稳重而安全意识极强,不但对旅客彬彬有礼,对同事更是关爱有加。”

又是经过9个小时的夜间长途飞行,当北京的东方刚刚微亮,人们还在甜蜜的睡梦中时,我们已悄悄地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客舱内的喇叭再次响起了毛阿敏的歌声《今宵情》: “再见再见,相会在掌声中”、“再见,再见,我们还有再次相聚的那一天” 。我想这歌声与其说送给旅客的,不如确切的说是送给我们全体机组人员的。让我们记住这一天,珍惜现在,展望未来!

记得2005年4月,我刚刚踏入四大队队部学习室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北京飞往欧洲的飞行资料,有图表的、有文字的等等;墙上挂着一个巨大的黑板,以北京—法兰克福为典型例子,列举了北京—法兰克福的几条优选航路,上面写满了各种数据和注意事项。从大队领导到新来的飞行员,必须要熟记在心,地面考,空中问,将北京至法兰克福的安全基石巩固的牢不可摧。所有的这些点点滴滴,都承载了四大队全体人员的心血和汗水。

(2012年12月6日写于纽约办事处)

随着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机型的调整和国际航线的合理调配,一直由四大队执飞的北京—法兰克福定期航班,将使用其他机型替代。由此而产生的对法兰克福的依恋和惜别之情,在四大队的每位员工心中油然而生。

走出候机楼,远远的就看到国航多年的德国老朋友——“雷锋”,站在他的大客车旁,热情地向机组招手问候。其实他的真实名字大家都忘记了,习惯的称呼他 “雷锋”。俗话说“在家万事易,出门一事难!”,但只要有了“雷锋”,就变成了万事易,他车开的非常稳,无论刮风下雨都是准点接送机组,无论机组的箱子多重,他都会一丝不苟的摆放在汽车里,也总是习惯的向大家提醒:“钥匙、登机牌、passport ok ?lets take off !”,并且边开车边向大家介绍最近德国发生的一些事儿、机组外出注意事项等等。他那普普通通的语言之中,体显的是中德人民之间的友爱。如果到了驻地,正好赶上商场要打烊了,也可以和“雷锋”协商,牺牲他的休息时间,绕道到商场买点儿生活必须品。

回忆起奔波于北京和法兰克福之间的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三十多年的披星戴月的日子,不禁感慨万分。早已熟记的100多个航路点的名称,每一段区域的航路最低安全高度和区域特点;所经过的友好国家,日积月累的教会了所经过区域内的每一位国外管制员简单而亲切的中文发音:“您好,再见!” ;听习惯了带有俄罗斯和欧洲口音的大舌头英文发音……因为每天从北京往返欧洲的国际航班非常多,飞行员在空中基本是你追我赶,抢占有利高度,根据区域要求的时间间隔不同,根据自己的机型马赫数,差0.01个马赫数大约一个小时追赶6-7海里,计算前机和后机的时间间隔,见缝插针,使自己的飞机位置处于最佳空中点,稍有半点儿计算不慎,就会失去“天时 地利 人和”,虽然疲惫但大家还是乐此不疲。

11月6日,ca965航班,是我们机组四人的最后一次法兰克福机场之行。凌晨2点起飞,23:50飞行间接准备,不到23点,大家就不约而同的牺牲了宝贵的睡眠时间,早早的坐到了飞行总队的准备室。责任机长郝兵从机场航线特点,到飞行注意事项,进行了详细的讲解;甚至连拉箱子,到走路戴帽都做了详尽的说明,希望全体机组成员再接再励,珍惜自己的最后一次法兰克福飞行。报务小教员陈铮带领张吉林,对气象资料和航行通告等进行了认真的阅读和说明,大家准备的比平时更充分更详尽。